首页   |  今日要闻  |  昌都新闻  |  建设六个新型昌都  |  65个人65个故事专栏  |  放眼昌都  |  援藏人物  |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  副刊  |  昌都旅游  |  国际新闻  |  康藏风景线   
  您所在的位置: 昌都报->放眼昌都->信息正文
往期回顾
无标题文档
热点文章

苏共亡党留给我们的是什么
发表日期:2014-03-21 阅读次数:26154

 

苏共亡党留给我们的是什么
 
  ——兼谈苏共亡党之内因
 
  王新会
    最近观看了《苏联亡党亡国20年祭——俄罗斯人在诉说》警示片,受到了极大地震撼。苏联亡党亡国既有内在因素,也有外在因素,但内在因素是促成其解体的根本原因。当前,我们正在开展的党的群众路线实践活动,全面深化各项改革,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苏联亡党亡国经验教训可资借鉴。
 
(一)
    23年前(1991年8月24日),世界历史上发生了一个重大事件:苏共宣布解散。此后苏联解体、东欧巨变,社会主义阵营分崩离析,美苏争霸的冷战格局宣告结束。这一事件震撼全球,中国经历了20多年的风雨历程,共和国经历了改革开放的恢弘历程,当今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已然发生了重大变化。如今,苏联作为一个国家早已不复存在,俄罗斯人民也有了自己的选择。“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历史仍在前行,当今中国所处的时代背景与苏共作出抉择的当时有着诸多相似之处,同样,当今中国共产党与当时的苏共在自身建设方面何尝不是面临共同的困惑呢?
    美国哲学家、诗人乔治·桑塔亚那说过:“不研究历史的人,注定要重复它。”历史是偶然与必然的结合,历史不能假设,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苏共亡党、苏联解体、苏东剧变是社会主义事业和人类解放事业遭遇的重大挫折,重新审视20世纪末发生在世界历史舞台上的这一系列重大事件,我们从中该思考些什么呢?是坚守我们的信仰,还是像苏共那样放弃自我改造,来一次彻底的洗牌进而改朝换代;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国内形势,如何汲取苏共亡党的深刻教训,与时俱进,顺势而为,继而建设一个强大而先进的执政党,继续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成功地向前推进,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必须严肃面对、认真回答的问题。
 
(二)
 
    人们时常会问:为什么苏共这个领导十月革命取得胜利、独自执政70年、拥有90年党史和2000万党员的大党在一夜之间政权易手、党亡国破呢?而且不可思议的是:在敌对势力取缔共产党时竟没有遇到来自党的各级组织的任何抵抗,没有发现苏共党员们有组织地集合起来为保卫自己的区委、市委或州委而举行任何大规模抗议活动,也没有发现人民群众为支持、声援苏共而采取任何有组织的行动。一个曾经无比强大、倍受人民热烈拥护的党,最后却被人民所抛弃,此间缘由,的确让人费解。
    我认为原因错综复杂,既有外因又有内因,既有政治原因又有经济原因,既有思想文化原因又有民族宗教原因,既有体制原因又有领导者背叛的原因,既有历史原因又有路线方针政策的原因。关于这方面的研究分析已经很多,本文仅从学习的角度,结合当前国际国内形势,主要分析苏共亡党的内部原因以及自身问题。
    第一,关键是苏共高层特别是主要领导出了问题。苏共亡党、苏联解体尽管有多种原因,但起决定作用的因素是苏共本身的蜕化变质。苏联解体不是因为实行了社会主义制度,而是由于自赫鲁晓夫始直至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逐渐脱离、背离乃至最终背叛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所至。苏共从其领导人赫鲁晓夫(1953年9月当选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起,就开始逐渐蜕变。1961年,赫鲁晓夫提出了“全民国家”、“全民党”的错误理论,并在党纲中取消了“无产阶级专政”这一马列主义的核心理论。而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和苏共历史的做法及其理论,都深刻地影响了当时正值青年的戈尔巴乔夫,他认为社会主义的现实同理想十万八千里。因此,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在背离社会主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终背弃党的信仰和建党原则。1988年6月,他在苏共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上明确表示,苏联的政治体制改革的主要方针是要倡导“民主化”、“公开性”和“舆论多元化”;1990年,苏联宪法中关于苏共在苏维埃社会政治体系中的领导和指导作用的第六条被取缔,打断了国家管理体制的关键环节,苏共放弃其在苏联政治体制核心的地位,国家权力中心从共产党手中向苏维埃转移。1990年7月,苏共在苏联解体前举行了最后一次代表大会,通过了《走向人道的民主社会主义》的纲领性声明。从此,多党制和议会制民主制以及意识形态多元化,正式成为苏共的指导方针。各种反共组织趁机建立并发展壮大,开始用各种方式同苏共展开斗争。此后一年内,苏联出现了大约20个联盟一级的政党,加盟共和国一级的政党更是冒出了500多个。它们中的大多数后来成了促使苏共下台和解散的力量。
    因此可以说,苏共领导集团从赫鲁晓夫起直至戈尔巴乔夫,他们逐渐地似乎是有预谋地背叛了马列主义,丧失了共产主义理想,向往并推崇资本主义,这是苏共亡党的最为重要的原因。
    第二,“特权阶层”对苏共的腐蚀和影响是苏共倒台的致命因素。这个特权阶层来自党政干部队伍,具有专业知识,受过高等教育,他们只考虑个人和小团体利益,追求享乐,不重视理论修养,逐渐脱离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和社会主义。他们的目标是建立有利于自己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当高层和中层领导干部与人民群众相比享有越来越多的各种福利时,“向上爬”的官本位意识也必然随之强化,提拔亲信和保官的组织路线,导致大批庸人进入和滞留在领导层,造成党的总体决策能力下降;苏共官僚以人民的名义控制着整个社会生产,但生产资料并不归他们所有,而脱离人民,无视群众利益,则进一步失去了作出正确判断的基础。到后来,苏共的一些特殊待遇甚至慢慢蜕变为特权,并向社会其他阶层保密,这就意味着党和国家的管理机关开始把自己和人民隔离开来了。从苏联、东欧剧变历史来看,整个官僚集团,都有搞私有化、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先天性倾向,他们最终成了苏共亡党和苏东巨变的原动力。
    第三,缺乏民主、丧失监督是苏共亡党的机制性因素。社会主义是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没有人民当家作主,就没有真正的民主;没有真正的民主,就没有真正的社会主义。从章程看,苏联共产党是高度民主的党,但这些原则章程在实际工作中并未得到很好的贯彻落实。苏共党的民主集中制集中过多而民主太少,重大决策往往决定于少数人,甚至一个人说了算,一言堂盛行。不光是普通群众,即便是党员、党的干部都没有享受到相应的民主权利。特别是从自斯大林开始,民主便逐步遭到践踏,个人集权无限加强,高压的政治氛围使得人人自危,党内许多同志不敢发表不同意见。无论苏维埃系统的监督还是党内检查委员会的检查制度,不但不能对执行机关实施真正有效的监督,并且逐步丧失独立的地位,形成了监督机构服从于受监督者的现象。干部的任命委派制和职务终身制使得各级官员只为给予他们权力、官位的上级负责,久而久之,苏共党内唯书、唯上、不唯实的风气甚嚣尘上,官僚主义、教条主义渗透到苏联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苏共党代会的报告、决定,事先早就拟好了,只待照本宣科地念下去,都是英明伟大的决策,照例是雷鸣不息的掌声和完全一致通过的情景。有时候也会照例公开意见,也会照例讨论一下,但都是搞形式、走过场,其实不起任何作用。由于苏联没有建立真正的民主制度,不让人民群众监督政府,群众说话的分量太小,最终才会被人民所抛弃。正如黄苇町在《苏共亡党十年祭》一书中说:“苏联共产党不仅是被国内外反动势力搞垮的;也是被它一直宣称代表的工人阶级和苏联人民所抛弃的。”
     时隔20多年之后,反思苏共亡党的惨痛历史,仍让人感慨万千。苏共垮台、苏联解体、东欧巨变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使人类历史发生了大曲折、大逆转,给俄罗斯人民与广大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的人民带来极大的灾难,给世界社会主义国家和运动造成极大灾难,它不仅改变了整个世界以及人们的思想,也使俄罗斯经济和社会倒退了几十年。不久前的《苏联解体:体制不是主因》一文中指出:从经济上看,从1989年到1999年10年间,俄罗斯工农业产值和整个国民经济下降一半,超过卫国战争时期所遭受的损失。今天70%以上的俄罗斯人认为苏联解体是悲剧,一位俄罗斯科学院院士曾痛切地说:“把苏联送入停尸间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苏联人自己。我们以自己的沉痛灾难为代价,向世人和历史宣告:苏联的‘民主化’、‘私有化’完全是一条绝路、死路。个别超级大国绝没安好心,其他国家、民族千万不要重蹈我们的覆辙……苏共垮台时,我也抱着欢迎的态度。但多少年来,这给国家、民族带来的巨大灾难,使我常怀负疚、负债、负罪之感!”俄罗斯总理普京曾表示:“我深信,苏联解体是全民族的巨大悲剧。前苏联的普通公民和后苏联空间内的公民、独联体各国的公民没有从中赢得任何东西。”
 
(三)
 
    唐代著名宰相魏徵云:以铜为镜,可正衣冠;以人为镜,可明得失;以史为镜,可知兴替。对比苏共亡党的诸多原因特别是内因,今天我们党是否也不同程度地存在与苏共类似的问题,关于这一点广大党内同志已深刻认识到并引起高度警觉。但关键在于我们该如何解决好这些问题,提高党的建设科学化水平,继续赢得广大人民的支持,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启示一:思想政治教育务必加强,关键是如何创新教育的方式方法,使其为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党员干部乐于接受、自觉接受。毛主席说:思想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邓小平也明确指出:“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中国共产党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执政党,要领导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建设社会主义,必须高度重视党的思想理论工作,持之以恒地给予加强,这一点不能有丝毫的放松和懈怠。尤其关键的是,要坚持把最高领导权始终掌握在忠于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政党、国家和民族的人手里,高度重视年龄结构合理的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两种社会制度将长期并存,西强我弱的局面也将长期存在,在合作与竞争当中,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较量有时会异常激烈,我们必须高度警惕国外各种敌对势力西化、分化图谋。当前要自觉反对新自由主义、社会民主主义和所谓的“普世价值”等思潮,防止各种错误思想特别是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干扰我们的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面对当今发达的传媒与信息,传统的灌输式、说教式的教育方法已经受到严峻挑战,人们的接受度和认同感开始下降。对此,我们必须不断地拓宽思路,改进方法,创新办法,辅之以多种有效途径和载体,使马克思主义思想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在潜移默化中,达到润物无声的效果。
    启示二:民主是社会进步的象征,社会主义必须体现人民当家作主的性质,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同时民主也不是无限的。人民当家作主和党内民主实现的关键环节,是人民群众和普通党员对党的干部和国家公务员任免的监督,对执政过程的严格监督,决不能流于形式,同时政治民主要建立在经济平等、经济民主的基础上才是真正的民主。是什么原因使苏联人民不满呢?当人们解决了温饱问题后,就需要精神上的享受,要求有政治上的民主权利,即参与直接管理国家事务,有决定和罢免官员的权利,名副其实地做国家的主人。这些正当的符合巴黎公社无产阶级原则的要求没能得到苏共的重视和贯彻,更不要说发展了,因而使人民产生失望,使国内外资产阶级反社会主义势力有机可乘。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如果不建立真正的广泛的健全的民主制度,社会主义政权就不会牢牢地掌握在马克思主义者手中。苏联建国以后,高层政治动荡不安,经常发生政变,就是缺乏民主、民主制度不健全的表现。一个政权,打着人民的名义进行统治,但不让人民享受真正的民主权利,不让人民当家作主,久而久之,其本来面目就会被人民识破,人民也就会最终抛弃他。这些年来西方国家反复攻击我们这一点,我们应该自我反思:我们的民主集中制以及人民当家作主到底做的如何?比如,在各级党组织的民主生活会上,批评与自我批评搞得怎么样,有多少是在走形式?每年的公务员年终考核,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考核?党和政府的各级官员都高度重视上级的检查指导工作,把什么都安排的天衣无缝,有多少人真正深入基层民众当中了解情况,倾听和反映民意?我们应该反思一个现象: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何其英明正确,但为什么在实际当中却很难做到,如果真正按实事求是去做可能会吃亏犯错,一些违背实事求是的做法反而能达到目的,这实在是一个怪圈。认真分析,主要还是民主出了问题。我们的官员任命和政绩如何主要是由上级说了算,人民群众说话的分量很小,如果将此情形颠倒过来,可能结果会大不一样。因此,只有发展真正的民主,人民才能起来负责;只有人民,才是社会主义最忠诚、最坚定的保卫者、拥护者。
    启示三:当今的腐败现象层出不穷、屡禁不止,人民群众深恶痛绝,广大共产党人应该增强忧患意识,自觉抵制腐败,坚决打击腐败。苏共亡党的教训已深刻告诉我们:水能载舟,亦可覆舟。一个无产阶级政党的各级领导干部是廉是贪,是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还是谋求个人先富,不仅是衡量该党的无产阶级性质的重要标准,而且决定了民心的向背。苏联是被官僚集团和人民群众双重抛弃的。控制着社会资源,控制着社会生产,享受着特权,过着剥削阶级生活的苏共官僚集团,先天就有历史倒退的倾向。因为搞私有化,化公为私,就可以把受他控制但并不为他所有的生产资料、社会财富变成属于他的私有财产,可以传子传孙。他们享受着特权,挖着社会主义墙角,巴不得社会主义早日寿终正寝。而广大人民群众长期以来受两种教育:一方面是理论上书本上的社会主义优越性,以及社会主义必然战胜资本主义的逻辑推论;一方面在实际生活中却饱受官僚主义的控制、欺凌,在政治权利上还享受不到比资本主义国家更多的民主,现实的种种不公,引起了人民群众丧失了对社会主义的信心,反而对资本主义心向往之。加之,苏联等国家过度的虚假宣传、长期的思想禁锢,使人民群众普遍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在巨大的历史变革面前必然引起巨大的思想混乱,缺乏捍卫社会主义的组织和力量。对此,必须引起我们深入的思索。
    启示四:苏联的解体并没有终结也没有改变世界历史的必然发展趋势,社会主义依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意识形态领域的激烈较量时刻都在进行着。我们今天生存的世界仍然是一个由资本扩张主导的、人类利益被迫服从于资本意志的世界,我们在警惕西方对我运用“硬实力”的同时,也要警惕其对我运用西化、分化的“软实力”和“巧实力”,尤其要警惕“软实力”中的“金融操纵”、“意识操纵”、“非政府组织渗透”、“信息干扰”等新武器。这不仅没有超越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理论视野,而且可以说,当今世界是自从马克思主义产生以来,符合马克思主义理论描述和科学预期的世界。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根据资本积累的实质推断出的全球化、全球范围的两极分化、金融资本的恶性膨胀等现象必然出现,资本主义不可克服的内在矛盾的激化,以及由此而引发的制度性危机的爆发越发显现。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当年对资本主义发展趋势的预测在今天越发显示其科学的预见性。苏联解体后20多年的历史进程再次向我们证明,马克思主义并没有过时,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仍然是解决资本主义现存问题的切实可行的方案。
  (作者系中共昌都地委秘书长、地直机关工委书记)


(C) 2006-2008 版权所有 昌都报 主管单位: 中共昌都市委宣传部
地址: 西藏昌都西路24号 电话:0895-4823845 传真: 0895-4822257
国内统一刊号: CN54-0015 藏ICP备09000698号
藏公网安备54212102000010 号